123停

aph厨主仏英,其它杂食

圣诞贺图!一只圣诞老人?亚瑟[别问我为什么不画胳膊,因为不会]
私心打上仏英teg

【aph+生贺】给一个很重要的人的生贺

【双英】布娃娃
今天我要去拜访一个人,亚瑟·柯克兰——一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人。
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,亦或是他从事什么工作,以及他是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的。
有些人说他是国——因为从英格兰诞生之日起他便已经存在了。但这种说法一般都会被孩子们当成一个玩笑,当然我也一样,我无法相信真的有人能够在这世上存活这么久。
我驱车来到柯克兰先生家的宅院前,带着一丝惊叹。那是一栋位于伦敦郊区的房子,真正意义上的大宅院,我甚至能看到隐隐露出的花园的一角,连空气里都有着玫瑰的清香。
我仔细核对着柯克兰先生给我的地址,确认无误后按下了门铃。柯克兰先生的声音很好听,但有些冷淡,好在我们之前已经约好了,他稍稍确认了我的身份后让我直接进来。我确认门并没有锁上后,推开铁质的的大门。
吱呀——大门被我推开发出来一种它特有的声音,让我忍不住皱眉。说实话,我十分讨厌这种声音,因为这种声音总能让我感到不适。
我按照柯克兰先生所叙述的路线在这座宅院中走着,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静,明明是一所住了人的大宅子,却冷清过了头,即使路上有着植物,我却觉得这里没有一丝生气。
难道这么大的宅院里竟然连一位佣人都没有吗?
我按照方才柯克兰先生说过的路线走,没走多久我便看到一簇簇的玫瑰,想必这里就是他提到的花园了吧。我放慢步伐,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,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有些惊讶——各色的玫瑰交织成了美景,玫瑰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着,花儿上还有着一些水珠,更显娇嫩。色彩的搭配和香气的融合成了我眼前的这番美景,由此可见主人对这片花园十分用心。
但,除了玫瑰似乎也找不到其他的花种,大概主人更偏爱玫瑰吧。
绕过一簇红玫瑰,我终于在花园的中央见到了柯克兰先生,但他并没有如人们所传言的那般奇异,若说不同,大概是他比常人要多了一些俊色,那些见到柯克兰先生之前听到的猜测,想来只是谣言而已。
“您好,柯克兰先生。”我向他微微颔首问好。
“您好,叫我亚瑟就好,请坐吧。”柯克兰先生示意我入座,我这才真正看清了他的脸。
他看起来很年轻,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,这让我无法联想到这是拥有了几千年历史的我的国的化身。他肤色很白,但却并不是那种病态的白。他未睁开双眼,所以我也只能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。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微薄的嘴唇,不是那种富有朝气的红,而是一种近似桃粉的颜色,但最令人瞩目的还是他的眉毛,带着英格兰人特有的浓密。
“那么现在,你只需要像平时和其他人交谈一样,随便说点什么,只要你愿意,那都可以。”我拿出我平时工作所用的记事本,它是为了记录每一个客户所说的话而准备的,这些记录能够帮助我更好地分析我的客人的心思,然后找到疏导方法。
我手中握着笔,静静地等待柯克兰先生开口。
他微微低头,沉默了一会儿后,朝我看了过来,我这才看清了他的眼。那双眼真是令我感到一种震撼,大概就是这么一双眼,让他和常人看起来显得格外不同。
柯克兰先生的眼睛是绿色的,但是我却无法使用我现有的任何一种词汇来描述它,若他是存在画中的人物,那么他的眼睛可能就是由上帝亲自所绘。那眼睛并不是那么的清澈,但我的目光却被它所吸引,久久不能移开视线。他的眼里里包含着太多的东西,我无法读懂。
“嗯,说点什么......那您介意听我说一个故事吗?”他抬头看向我。
“当然,您想说什么都可以。”我想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客户,但我现在所应做的,大概就只有安静地听他说完这个故事吧。
不知道为什么,和柯克兰先生坐在一起时气氛总是有些异样,我轻咳了一声,想驱散那份异常的感受,但并没有什么用。
“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小男孩。他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待着。他时常趴在窗前望着天,尔后和奇妙的精灵小姐聊聊天,亦或是在独角兽身上睡一觉。大人们都认为这个孩子有些怪异,就连他的青梅竹马也觉得他有些异常——他从未见过男孩所说的那些生物,无论是美丽又善解人意的精灵小姐,还是温顺的独角兽。但他还是耐心地附和着,但实际上,他根本就听不懂男孩在说些什么.......”
柯克兰先生还在说着,我的笔尖顿了顿,有些不解地开口:“妖精小姐和独角兽?这些奇妙的生物不都只存在于童话当中吗?”大概是因为我的突然出声,柯克兰先生皱了皱眉,他直视我的脸,目光中带着一些谴责,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做了一件多么不尊重别人的事。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很抱歉打断了您的话,请你继续。”我连忙向柯克兰先生道歉,他的眉间舒展了一些,神色也回复到了初见时的淡漠,他端起红茶喝了一口,才继续说了下去。
“没什么,我早就习惯了,这可能也只有我和她会知道了。”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我听到了他的一声叹息。
他?她?那是谁?为什么柯克兰先生会这么说.......我的心里出现了很多的疑问,但有了上一次的尴尬后我很识趣地没有再次询问。
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男孩的朋友越来越少,所有的人都不愿意靠近他。孩子们驱逐他,大人们把他当成“怪孩子”,而他也渐渐地习惯了一个人的世界。日复一日地独自一人玩耍后,男孩迎来了圣诞节。男孩的妈妈问他有没有想要的礼物,男孩思索了一会儿,把头埋在玩具熊中,用小小的声音回答:‘我想......我想要一个布娃娃。’”
布娃娃,一个男孩子圣诞节礼物竟然想要一个布娃娃,这可真够稀奇的。花园里只能听见我们两人的呼吸声和我在笔记本上的书写的声音。
“大人们嘲笑着他的请求,连他的几个哥哥也有些不屑,在大人们走开后,男孩的哥哥大声地嘲讽他。男孩一直将头埋在柔软的玩具熊里,没有发出声音,只任由着他的哥哥们大声地对他说着戏弄的话语,对着他指指点点。”
真是个可怜的孩子,谁都理解不了他在想什么。我安静地记着笔记,柯克兰先生的声音里有着一些情绪,也许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提到男孩被嘲弄时自己有些激动吧。
“但是,好消息是。那个男孩真的在圣诞节的早晨收到了一个布娃娃。那个包装得十分精美的盒子就放在他的枕边,打开盒子后看到礼物的那一瞬间,他笑了,稚嫩脸庞上有着一丝满足。他小心翼翼地拿出盒子里的布娃娃,细细地打量着它: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,可爱精致,她那和男孩相似的金发被梳成了双马尾,上面修饰用的缎带与她的发色十分相衬,更神奇的是她还和男孩有着一样的瞳色,这可以说是一种美妙的奇迹,他们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,这个发现使得男孩格外兴奋,他把布娃娃轻轻地抱在怀里,闭上眼睛,将脸颊慢慢地贴向布娃娃柔软的发丝,呢喃细语:‘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妹妹了,叫你什么好呢......嗯,罗莎,罗莎·柯克兰怎么样?’布娃娃不会回答,但男孩坚定地认为她会喜欢这个名字。”
突然,柯克兰先生没有了声音,我抬起头,尝试着询问道:“柯克兰先生?”
好像在一瞬间,我看到柯克兰先生的嘴角微翘,我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如此严肃的一个人会在提到“罗莎·柯克兰”这个名字时露出那种类似于宠爱一般的笑容,但我却并未将这份疑惑问出口。
但他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,仅仅几秒就回归了原有的面无表情。
“没什么,我们继续吧。”他淡淡地说,我把笔尖移回书页上,继续着记录的工作。
“在此后男孩真的把布娃娃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体贴入微地照顾着,也是从那时起,男孩的脸上就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但没过多久,男孩就要搬家了。当他打算抱着罗莎一起乘车前往新家时他才发现罗莎不见了,男孩疯了似地寻找着罗莎的踪迹,他问遍了自己遇到的所有的人,但可惜,他们的回答无一例外都是:‘罗莎是谁?我并没有见过她。’男孩哭了,哭的很伤心,整整几天他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望着窗外发呆。罗莎的踪迹是他心里的一道伤,他绞尽脑汁地回想着罗莎可能在的地方,但他在那些地方都没能找到她。男孩开始担心她现在的处境,她究竟在哪里,她现在怎么样了,她......”话语再次中断。
“男孩不知道的是,他亲爱的妹妹那时候也很伤心。她无法哭泣,内心却充满悲伤。只可惜她并不能说话,也无法自己回到男孩的身边——在别人的眼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布娃娃,然而在她的眼里你就是她的整个世界,是她的一切......”
我不知道柯克兰先生还说了什么,我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他说的的那句:“在她的眼里你就是她的整个世界,是她的一切。”
我的妹妹不见了,请问你知道她在哪里吗?这是我在记事本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,我并不知道我写出这句话的缘由,也许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柯克兰先生的故事里的男孩的悲伤,也许是因为我过于沉迷于这个有些悲伤的故事里了,但谁也说不清缘由。
时光荏苒,在我告别柯克兰先生,驱车离开那座大宅子约有三年后,我再次接到了柯克兰先生的邀请。
凭借着模糊的记忆我找到了柯克兰家的宅院,与三年前不同的是,这次是一位少女为我开的大门。
金色的双马尾,与发丝相衬的绸带,一双漂亮的让我感到有些熟悉的眼瞳,让我有些疑惑,但心里隐隐有了一些奇妙的猜测。
女孩带领着我来到了花园,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香味,还有熟悉而陌生的柯克兰先生。平心而论,他与三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,时间仿佛无法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,而我已开始有了一些老态。
还未等我开口,我身旁的少女便对坐在花园中的柯克兰先生说道:“亚瑟 ,今年的玫瑰好像该开始打理了。”
这时的柯克兰先生不再是一脸的冷漠,他面带微笑,用宠溺的话语对少女说:“好好好,知道小罗茜你最喜欢玫瑰了,明天,明天我一定会去打理的,哥哥现在有客人,你先去和妖精小姐一起待一会儿吧。”
“嗯,那哥哥你先忙吧。”少女对着我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罗茜和罗莎?和柯克兰先生极像的面容?哥哥妹妹的称呼?我心中的猜测慢慢浮出水面,我有些惊讶,却又有些无奈,呼之欲出的答案让我的嘴角也带上了笑。
我朝柯克兰先生微微点头:“您好,柯克兰先生,再次见面。”
“你好,再次见面。”他点了点头,伸手示意我在他的对面入座。
“柯克兰先生,我想问您一件事。”我看向他,玫瑰的香气仿佛充斥着我的每一个细胞,令我身心舒展。
“当然,什么?”他嘴角带着笑意,那双漂亮的眸子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。
“您还记得您三年前与我分享的故事吗?我只是在想,有没有这种可能,那个小男孩找回了他的布娃娃?”
“当然,男孩找回了他心爱的布娃娃,他不再孤独,不再抛弃笑容。”说完,他转头望向花园外,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正在检查着花儿的罗莎,她仿佛感应到了柯克兰先生的目光,回过头后冲着我们淡淡一笑。
我知道,男孩的布娃娃回来了,男孩的妹妹也回来了......
我的妹妹回来了,我终于找到了她。
我合上了我的记事本,这个有些悲伤的故事迎来了我自认为最好的结局。但这究竟是不是最好的结局,大概只有男孩和他妹妹才能够解答了..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礼物二
【英×你】日常相处十题
1.叫醒赖床的你
早晨,你还在被窝里没有起,整个人裹得像个粽子。这时,亚瑟拉开了窗帘,原本昏暗的房间立刻变得明亮起来,阳光斜射在地板上。你的眼皮动了几下却还是不愿起。亚瑟走到你的床边,低下头,亲吻了你的额头:“亲爱的,起床了。”
2.厨房不适合你亲爱的
原本早晨一直都是你来做饭,但今天由于赖床不起,亚瑟心血来潮的说要他做一次早餐,你一直没尝过他的手艺所以就答应了,之后就去了洗手间,留他一个人在厨房。在你刷牙时,你突然听见从厨房那边传来了一声爆炸声,你推开厨房的门,嘴里还叼着牙刷,看见他手里端着一盘不明物体,你叹了口气对他说:“厨房不适合你亲爱的。”
3.上班时的骚扰电话
今天你在放假,不用去上班,但是亚瑟还是要按时上班,你在送走了他之后一个人待在家里。你把家里打扫了一下,再一看发现已经十点了,你无聊极了,这时你想到了一个主意:给他打骚扰电话。你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“喂,这里是亚瑟·柯克兰。亲爱的你打电话来干什么?”“没什么,只是单纯的给你打个骚扰电话而已。”电话那端没了声音,沉默了几秒之后他说了:“亲爱的,你开心就好。”
4.关于谁更绅士的问题
一天在家里,你们坐在客厅里闲聊,你突然问了亚瑟一个问题:“亲爱的,你觉得咱们两个谁更绅士一些?”本是无心之谈,但却引发了你们激烈的争论。“不不不,亲爱的,那当然是我。”“不,亲爱的亚瑟,你根本就不绅士。”“我哪里不绅士了亲爱的?”激烈的辩论持续了很久,你们实在无法分出高低,就打电话给弗朗西斯让他评判一下。“喂,亲爱的们,要我说你们谁都不绅士,有哪个绅士会为了这个问题而吵起来呢?”好像,好像也有道理......你和他相看无言。
5.为什么没有人要告诉我们今天停电
今天你们打算吃一顿烛光晚餐,你们摆好蜡烛,点燃,关闭了所有的灯。这是一个浪漫的夜晚,你们吃着精心准备的菜肴,品着特意准备的红酒,一起都是那么美好。吃完晚饭后,你们打算吹灭蜡烛了,当你去关灯时发现不管怎么按灯都没有亮,后来,你们才知道原来是停电了。你们两个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,所以,你们一晚上都点着蜡烛,真是浪漫呀。
6.身体互换
清晨的一声尖叫吵醒了原本还在睡梦中的你,你从床上跳了起来,来不及穿上拖鞋急忙跑到了卫生间。发出尖叫的不是别人就是你自己。你和亚瑟愣住互相看着对方。这是,你看到镜子里的人:一双碧绿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和一对粗眉毛。亚瑟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我们......不会是身体互换了吧?”后来,你和他只好先都请了假。客厅内,他翻动着牛皮纸做的书,你悠闲地坐在沙发上“这身体够我玩一年的。”话音刚落,你接到了来着亚瑟·柯克兰的一双白眼。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一周,一周后你们的身体换了回来,等到再去上班时都被上司训斥了一顿。
7.照顾生病的你
最近由于伦敦气温骤降,再加上你的衣着比较单薄,你就这样生病了——发烧。你请了病假,亚瑟为了照顾你也请了假。他拿出温度计:“38.7℃,这都吃完药了怎么还这么高。”他看着温度计上的数字嘀咕道。你现在全身酸痛,没有一点力气,一直都是昏昏欲睡。他把手放在你的额头上,摸了摸,最后亲吻了一下你通红的脸颊后转身出了卧室。你音乐听到他在客厅打电话的声音,好像是打给那个叫王耀的中国男人。你实在是太难受了,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。之后的几天,他一直都在给你喝一种叫中药的东西,你虽然极力反抗但最终也只能乖乖地喝下。三天后,在亚瑟的悉心照料下你的病彻底好了。
8.照顾生病的他
在你病好后不久,亚瑟也生病了,是发烧。你留在家里照顾这个病人。亚瑟本来白暂的脸上多了抹红,嘴里喘着粗气,全身都被你裹得严严实实的。你去医院给他开了药。你把他一个人留着卧室里,自己在厨房里为他熬粥,一会儿,你端着热腾腾的粥推开卧室的门。你俯身贴了贴他的脸颊“亲爱的,感觉好点了吗?”他没有力气回答,一直喘着粗气。你摇摇头,端起碗,小心的喂他喝粥。他很享受你的这种照顾,没有几天他的病就好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,你总感觉他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意思呢。
9.棒棒糖
“亲爱的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你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望着他的侧颜问到。“什么日子?今天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日子,亲爱的。”他没有抬头看你,继续工作着。你揪住他的衣角,有些不高兴了“亲爱的,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竟然不记得了!”“到底是什么日子呀亲爱的?我们的在一起的纪念日?还是什么?”他还是不知道,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不明所以的看着你。突然,亚瑟感觉有一个甜物被你塞进了嘴里。“这,这是什么?”他被这个突然被你放进来的物体弄得有些不知所措。“棒棒糖,儿童节快乐亲爱的,这是我送给你的儿童节礼物,喜欢吧。”他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你,然后,他仰头,亲吻上了你的唇“儿童节快乐亲爱的,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,甜吗?”“当然。”说完,你按住他的头,唇齿相融。
10.一直丢失的猫
这天,亚瑟出去了,说晚上不回来了,要有应酬。你原本兴奋的心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一样——今天是你的生日。你失望的和他说了声“哦。”就转身回了卧室,你抱头埋在臂弯中,闷闷不乐。突然,门铃声响了,你原本失望的心立刻变得惊喜——你认为是亚瑟他回来了。飞奔地跑去开门,门外并没有人,正当你疑惑时,一个毛绒绒的东西蹭着你的脚。是一只小奶猫,它看起来可能是走丢了,你不忍让它留在外边就把它抱回了家。今天明明是你的生日,家里去只有你和那只小奶猫。大约晚上八点左右,门铃再一次的响了,你无精打采地去开了们,这次,门外确实一个你极其期待的人,亚瑟。他手捧着一束玫瑰,微笑着看向你“亲爱的,生日快乐。”小奶猫也跑了过来喵喵喵”的叫,用头蹭着你的一只脚。你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,你哽咽着。今天或许是你过得最快乐的一次生日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给一个很重要的人的生贺,虽然他看不见,但是还是要祝你“生日快乐”!

这是一个拖了很久的群宣

——胡子眉毛一把抓——
仏英群群宣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混蛋,我有多重要?」
「小亚瑟的话……大概三百克吧?」
「才三百克?」
「因为哥哥我的心脏只有三百克啊,不多不少全是小亚瑟。」 

@楠茶  
——  

失手了。意识到这点的亚瑟背后一片寒意,手却仍握着刀警惕的环顾四周。
突然腰上被一只手禁锢,握刀的手也被人囚着,力气大得亚瑟都松了手。
“哐当。”刀掉到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“小亚瑟刚刚可是吓了哥哥一跳呢。”弗朗西斯的声音从颈后幽幽传出,热气吐在脖子上有点酥痒。
“可我还是失败了。”亚瑟蹙眉。
弗朗西斯笑了,道:“那失败者就应该接受惩罚,不是吗?”暧昧的舔舐着亚瑟红透的耳垂。
惩罚。

@楠茶     
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弗朗西斯,醒醒。”
“…让我再睡一会儿亚蒂…”
“起来。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穿着家居服的金发青年翻身上床,重重地压在弗朗西斯肚子上。
抬手,挥下。
清脆的两声,亚瑟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睁开眼睛震惊地捂着两边脸的男人,一字一顿:
“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——”
“……卧槽。”

@咕噜咕噜碳_sibukawa 
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也许是风太过温暖,也许是树叶响起的声音过于动听,弗朗西斯拉住了亚瑟将要离开的手腕。
亚瑟的眼里有着疑惑和一些弗朗西斯不知道的东西,他移开了视线,喃喃道:“怎么了?”
“你......要离开了吗?”
“嗯......”
亚瑟的话语很低,他看向原野,这使得弗朗西斯看不清他的表情。他抓住亚瑟手腕的手紧了紧,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:“别走。”
“我,不想走,你知道的,我并不是......”
亚瑟还未说完,弗朗西斯就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,亚瑟大概是被吓了一跳,他并未像往常那样炸毛,而是愣愣地,没有动作。
“那如果,我想让你留下呢?”
柔顺的发丝拂过弗朗西斯的脸颊,他的心里百味杂陈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亚瑟要走了,都是他的错,若是他不再隐藏自己的感情,若是他不做出让亚瑟失望的事,那他们还有着无限的可能。
“这种事怎么可能是你说了算的。”
“也是呢。”
弗朗西斯放开了亚瑟,后者的身子震了震,弗朗西斯听到他咬牙切齿的话语:“你就这么放弃了?”
“嗯......”
爱一个人就要尊重他的决定,这是弗朗西斯的原则。他苦笑着放开亚瑟,却没想到会被亚瑟狠狠地抱住。他说:“谁允许你这么轻易就放弃的!”
“诶?可是......”
“再说一次,弗朗西斯你自己究竟是什么感受。说完再决定。”
“嗯,那我说了。”弗朗西斯闭上了眼睛,耳边是轻柔的风声和树叶的摩擦声,还有自己的心跳声,他说,“我爱你。”
“我知道,笨蛋。”亚瑟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些低沉,他揉皱了弗朗西斯的衬衣:“我不会离开了。”
“可是......诶?”
“骗你的,混蛋。”弗朗西斯的耳边响起亚瑟带着轻笑的声音:“傻了吧笨蛋。”
“呵,还真有点。”弗朗西斯轻吻在亚瑟的颈部,“你这个小坏蛋。”
“别用这么甜腻腻的声音说,我可是绅士。”
“是是。”
风吹过,带着玫瑰的甜香,弗朗西斯在亚瑟的唇上尝到了别样的滋味,他觉得,这就是两情相悦的味道。

@梅子
————
正文
这里是个拖了两周的群宣,仏英only,是文画手共同交流和产粮的一个地方,平时一般就是聊聊天,产产粮,也会有像连文这样的游戏。没有什么太多的规矩,唯一一点是群内仏英不逆不拆!不逆不拆!不逆不拆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群内仏英请最好是男体,女体也请是女体仏英。本群不禁肉,群内有一群老司机,偶尔会污。群内还会分享一些资源,图或漫等。还有,希望大家积极发言,加群之后不发言的话会被踢的。反正,欢迎喜欢仏英的小伙伴进群一起玩耍(。・ω・。)ノ♡  

门牌号:304762012
门牌号:304762012
门牌号:304762012
重要的事说三遍♡

最后,欢迎加群来玩
(p。群里太太特别多,讲真!